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一起做妓女吧
一起做妓女吧

一起做妓女吧

2011年,我18岁,妈妈36岁,外婆55岁
我们家和盼晴家关系不是一般的要好,有什么事情都会彼此的照应,因此搬
到新北市的时候,我们两家选了依然两个彼此相邻的临街房开店。
这也是一个红灯区,当然来到异乡初来乍到,又是做这种生意,没有黑白两
道罩着是不可能的,我当时听两家的大人说,她们是通过关系,找到了新北的一
个地方上的角头帮她们找的房子,然后罩着我们两家,她们叫这个男人义明哥,
后来我和盼晴叫这个男人义明叔叔。
我们两家刚刚搬到新北市,我和盼晴就急不可耐的想去台北玩,之前就知道
台北不像我们那个穷乡僻壤,是真正的不夜城,也有好多好玩的东西,这一次真
的来了,没安顿好几天,我和盼晴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一起手牵着手坐公车去台
北市中心玩。
两家的大人都说我们两个长大了,我还记得我们临出门的时候她们还千叮咛
万嘱咐我们路上要注意安全,给我们带上手机,她们告诉我们台北的人不像我们
那里的人那么单纯,人很杂社会也很乱,如果走在路上遇人搭讪千万不要理他,
遇到事情给家里打电话或者直接报警就好,我们两个嫌她们太过罗嗦,就匆忙的
离开家,去到台北逛街。我们一起去逛街的时候,我妈妈和外婆还有盼晴的妈妈
就留在家里看店,我们本来想叫她们一起去的,但是妈妈们说如果少开一天店就
会少很多生意,最后给了我们非常多的零用钱叫我们自己去了。
我和盼晴一起手牵着手那天超嗨桑的,去了忠孝东路,一直步行到台北的东
区,第一次亲眼看见了101大楼,我们拍了很多照片,唯独我们除了吃些简餐
并没有买任何东西,因为我们知道家里大人们赚钱不容易,不想把钱随自己心意
胡乱花掉。
我们两个回去的时候其实是空空而回,两家的大人还问我们买了什么衣服化
妆品什么的没有,我们都说物价太贵,没有舍得买,她们笑着说我们是两个傻傻
的水查某囡仔(sui- za- bogin- nga,漂亮女孩)。
后来渐渐的两家的大人再做什么就不像之前那么避讳我们了,因为我们大了,
她们想叫我们开始学着怎样接客,怎样做妓女。我和盼晴的妈妈告诉了我们两个
几个网站位址,然后叫我们两个抽空去看,有一天我和盼晴坐在屋子里面,把电
脑打开,输入了这两个位址,那之后好像一扇窗户向我们打开了,因为生长在这
个环境,我们两个并没有看得面红耳赤,但是这些影片好像激活了我们的私处,
我没有敢问盼晴有什么感觉,我自己的阴部反正一整个变湿,我被吸引进每一部
影片里面,我幻想着自己就是里面的女主角,两条腿不由自主的夹得紧紧的,阴
部开始用力,想把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酥痒感彻底挤出来。
其实这之前我偶尔也会有这种感觉出现,但是自己不懂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
觉,这是什么感觉,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生病了,自从看过这些影片之后,我才
慢慢的意识到这种感觉是什么,我自己去网路上面查,我慢慢的懂得了这就是女
人本能的性冲动和欲望。
没过多久,我懂得了更多,懂得了怎样靠自己释放这种感觉,就是自慰,反
正那段时期好像这方面的信息量超密集的在往大脑里面灌,我有一天自己想,很
庆幸自己出生在这样的家庭,因为我们彼此可以不像其他家庭那样避讳的谈性,
可以自然坦诚的叫这种女人本能的快感毫无遮掩的真实的爆发出来。
这之后每当客人来到我家把妈妈或者外婆或者妈妈和外婆一起带到里间工作
室里的时候,当我听到她们的呻吟声的时候,我的底裤就会变得更湿,妈妈
外婆或者她们一起被男人干的画面不由自主在我的脑子里面浮现出来,我实在忍
不了的时候就会躲到厕所里面,偷偷的把湿透的内裤褪下去,用手像发疯一样搓
弄着自己的两腿之间,就像我在影片里面学到的方式,紧接着过不了多久就是一
阵由阴部漫到全身的过电感觉,我抽搐着,我知道自己这是达到高潮了。
开始隔几天我才会趁外婆和妈妈同时工作的时候,躲到厕所里面去自慰,后
来越来越频繁,最后达到每天都要,最后达到只要内裤湿了,底下想要就要跑去
厕所偷偷的释放出来。不过外婆和妈妈同时工作的机会真的很少很少,所以这样
的时候,这对於我想要自慰释放却释放不了的我也是超折磨的一种事情。
后来我真的忍不住了怎么办呢,如果妈妈进去工作,就故意坐到外婆的身后,
在腿上盖一个毯子,把手偷偷的伸到毯子里面自己轻轻的揉弄,但是我不敢高潮,
我怕自己叫出来叫外婆听到,虽然我生长在这样的环境,当时的自己还是有一颗
少女的羞耻心的;如果外婆去里面工作,妈妈坐在门边,我就一样子躲到妈妈的
背后,同样把手伸进毯子下面偷偷的自慰。我心里还不断地说,快点再来一个男
人啊,或者来一个男人把妈妈和外婆同时叫里面去,如果有这样的情况出现,我
内心超级的嗨皮,心理和自己说终於等到可以高潮的时间了。
随着我看色情片的日积月累,没有多久的时间,自己就探索出更多的内容,
我发现旧的影片内容越来越满足不了我,我的头脑中的性幻想也越来越奇异,从
一般的性爱片,然后到什么口交,肛交,饮精,一般的性虐待直到最后的女奴舔
脚,钻毒龙,女奴饮尿,甚至百合,女奴食粪,群交我真的完全来者不拒,每一
个类别都可以激发我不一样的性冲动和性欲望。
我其实也在想盼晴心里是怎样子的,她看这些达到了一个什么层度,但是我
们之间从来没有谈过关於性的太过深入的话题,往往我们聊天的时候刚碰到一点
点,彼此就害羞的笑得满脸通红。
随着自己自慰越来越频繁,就是刚才说的只要外婆和妈妈一起进去我就会躲
到厕所里面,外婆和妈妈也发现了我的异样。为什么呢?因为我躲到厕所里面就
没有人看店了呀,如果有客人进来,有的客人就会在门厅里面大喊有人在吗,我
就会慌乱的提上内裤,在厕所里面大喊有人稍待,妈妈和外婆在里面不是每次都
会听到,时间长了也会经常听到的。
有一次外婆被一个男人叫进去工作,我在妈妈背后把毯子又盖在腿上的时候,
妈妈回过头来对我笑了一笑,我记得当时自己故意的左看看右瞧瞧,当作什么事
情都没有发生,后来有一次外婆也发现了,当时我的手正把居家吊带睡裙在毯子
里面撩到腹部,手完全伸进了内裤里面,外婆没有像妈妈一样扭过头对我笑了一
下再转过头去,而是笑着回手把我腿上盖得毯子一下子拽了下来,我当时真的超
级尴尬,而外婆则差点笑趴,外婆开玩笑的和我说还不去厕所,内裤都湿成那个
样子了,不要一会店里没人又要进来的客人大呼小叫的。我当时脸红的从脖子一
直到了额头,嘟着嘴低着头,狠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外婆把这件事情记在了心里,等妈妈出来,就和妈妈把刚才的事情笑着说了
一遍,她们两个都在店里取笑我学会在毯子下面偷吃。
我本来是睡单独的房间的,因为有时候有的客人会留下来过夜,但是这一天
没有客人留下来过夜,妈妈和外婆就把我叫到她们房间里面和她们一起睡。我家
因为租住的是临街门店,后面超级大,一共四个房间,没有客人的时候妈妈和外
婆就在最大床的那个房间睡,这张大床足可以容纳下三四个人,我没有想太多,
就抱着被子和枕头去了她们的房间。
外婆笑着问我那些网站的影片看得怎么样,加上刚才的那个事情,我嘟着嘴
不好意思的什么也说不出来,虽然我是在红灯区长大的,之前除了这年她们给我
的那几个网站位址,外婆和妈妈从来没有直接的和我谈起关於性方面的事情,这
天突然和我提起这个事情,我真的有些出於本能的害羞脸红。
其实之前我听见也有客人问她们,可不可以和我做,但是她们都断然拒绝了,
无论客人给多少钱,她们都坚决的不答应,甚至有客人叫我坐在里面什么都不需
要做,只是在一旁看着,她们也没有同意过。
外婆和妈妈坐在卧室的床上对我说,咱们家的情况我也是了解的,想不想继
续延续这份家业。我记得当时我嘟着嘴低着头只说了两个字愿意,其实心里还有
超多的话,但是羞的不知道怎样讲。外婆看着我笑瞇瞇的点了点头,告诉我如果
我愿意从今天开始就教我如何做妓女,还告诉我这碗饭不是那么容易吃的,不要
叫我小看,不是那么简简单单躺着就可以赚到钱的,也叫我平时的时候观察她们
是怎样和一切人是怎样打交道的,反正说的很严肃,叫我想起了学校的老师,我
抱着枕头点了点头,这些话第一次从她们嘴里和我说出来也叫我觉得超级尴尬,
她们看着我的样子最后又一起大笑着,还说我一转眼就18岁了,时间变得真快。
她们笑完说完,就叫我坐到床上面,外婆就给妈妈使了一个颜色,只穿着黑
色透明蕾丝内裤的妈妈对我笑了笑就躺在了床中间,只不过没有完全的躺下,在
脑袋底下垫了几个枕头有些略微抬起上半身的样子躺在床上,然后妈妈就带着微
笑蜷起自己的两条大白腿,把双腿分开,然后用手放在自己的内裤裤裆那里,慢
慢的揉弄起来。
我记得当时真的一整个完全傻眼又超级尴尬,外婆留意到我的表情,靠过来
从我的后面轻轻的抱住我,把我抱在她的怀里面,外婆笑着说我不是喜欢自慰吗,
那么今天教我的第一课就是自慰,叫我不需要害羞,就当这是舞台上的表演就好,
因为我们的工作就是为客人表演的,床第之上就是我们的戏台,无论我们做什么
都是在给客人演戏,互动,他们满意了就会给我们钱,会有更多的回头客,外婆
还提醒我千万不要和客人动一丁点感情,演员要把自己的戏演好,但是绝不能掉
进戏里面出不来,这是妓女最基本的操守,否则就会被客人拖到身心俱碎,做不
下去,最后临阵而亡。
外婆还告诉我,性这个东西其实和每天吃饭一个样子,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也
没有什么可耻的,我们一家人每天聚在饭桌前吃饭喝水,如果后在性上面我有想
要的感觉了,也不需要盖个毯子躲躲藏藏的,都是自己家人,没什么怕这个怕那
个的,每晚她想自慰的时候就在卧室里当着妈妈的面自慰,妈妈如果想了,也大
大方方的在外婆面前自慰。
虽然外婆这样子说,但是我觉得自己还是要对外婆的话消化消化,我知道外
婆的话里面包含的道理很深,我没有回答什么,外婆就这样一边轻声对我说着,
我一边看着妈妈在我面前自慰,淫叫。
妈妈的眼神迷离的看着我,长长带着一些大波浪的秀发没有遮挡着她的面颊,
妈妈修长的手指在两腿之间的内裤裆部轻柔熟练的上下左右的揉弄舞动着,渐渐
的从妈妈的喉咙深处传出来我之前在门厅里面听到过的呻吟声,我知道这种呻吟
不是因为痛苦发出来的,而是因为阴部的快感不由自主带动起声带发出的,我忍
了一整天高潮未得释放的阴部不知为何不由自主的更加变湿,我感觉一股股粘稠
的液体从阴道深处就慢慢的缠绵下来,一起汇合成一股涓涓细细的暖流,沾到我
自己的内裤裆部,晕染成一片铜板大小的水汪。
我感觉到自己的阴唇也正不由自主的张开着,好像想要呼吸着什么,好渴望
吞嚥着什么的感觉,在我身后轻轻抱着我的外婆,用她抱着我的手慢慢轻轻的撩
开我的吊带睡裙在我的初绽锋芒的揉胸上温柔擦拭着,似摸未摸,似揉未揉,一
声极小分贝的啊声不经意钻出我的嫩喉,我的两条细嫩如玉的大腿根又紧紧的夹
在了一起。
「看你妈妈,是不是个臭婊子?」外婆轻声的对我说了一句,外婆的这句话
叫我真的不知道怎样回答,外婆只是低着头对我笑了笑,看着妈妈说:「臭婊子
把内裤脱了,给珊珊晾晾你的骚鸡掰……」
妈妈带着呻吟的声音柔嫩的对外婆说了一句:「嗯,妈妈,女儿知道了……。
珊珊,来看看妈妈的骚鸡掰……妈妈骚……妈妈浪……妈妈是个臭婊子……」妈
妈一边说着一边就在我面前抬了一下她的大屁股,同时就把裤裆早已经湿透黏在
大阴唇上面的内裤脱了下来。
一股女人特有的荷尔蒙味道轻飘飘的徘徊到我的鼻边,骚骚的,略带着一丝
捉摸不透的香气,妈妈用双手扒开自己那两片淡黑色的肥嫩肉感的大阴唇,露出
了嫩粉红色的内阴。妈妈的整个阴部都是水汪汪的,一片卷卷曲曲浓密的阴毛好
像被胶水打湿的头发,平整的贴敷在大阴唇的两侧最后汇集到耻骨。这是我第一
次如此清晰的看见女人的阴部是什么样子的,而且是自己妈妈的阴部,我知道自
己就是从这个地方出来的,妈妈的这个地方对於我不知道为何有一种特殊的欲望。
外婆伸出手够到妈妈刚刚从屁股上脱下来的黑色蕾丝内裤,在我的面前打开,
露出满是阴道分泌物的内裤裤裆,突然一个念头闪现在我的脑海里面,我好想用
自己的舌头去亲自的舔舐妈妈内裤裤裆的那片被灯光照射的晶莹的分泌物,也想
去亲自舔舐妈妈春水潺潺张开的阴唇之间,色情网站里面的一些画面不住的浮现
在我的脑海里面。
就在我想到这些的时候,外婆抓住了我的手,将我的手贴在自己的内裤底裆,
我触摸到一片意想不到的潮湿,原来我阴道分泌的春水已经完全湮透了自己的内
裤裤裆,外婆告诉我今天教我的就是自慰,都是自己家人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如果我想自慰就自慰吧,以后有客人也会提出要求叫我们祖孙三代一起表演自慰
的,外婆还告诉我不需要害羞,她再一次的告诉我性这个东西就像每天吃饭喝水,
我们一家人每天围在餐桌前聚餐谈笑,我们一家人也可以彼此敞开着谈性,彼此
分享性的愉悦。
外婆看见我还是在犹豫不决,就主动的抓着我的手叫我在自己的裆部揉弄着,
我终於忍不住了,我的手超出外婆抓住我手的力度,看着全身赤裸正对着我自慰
的妈妈,坐在外婆的怀里开始自慰起来。我和妈妈一起淫叫着,外婆脱下她肤色
的塑身内裤,打开了她也早已经湿透的裤裆,然后把这一片挂着粘液的内裤裤底,
轻轻放在了妈妈的鼻尖嘴上,妈妈闻着丰韵依存的外婆的内裤,从慢慢揉弄阴部
变为疯狂的搓弄着阴部,妈妈的手上都沾满了从自己的阴道深处涌流不止的爱液,
外婆放开我自己和妈妈反方向的侧身躺在了床上。
外婆的手抱住妈妈的腰间,妈妈侧过身子来,外婆把自己的脑袋埋在妈妈的
两腿之间,妈妈的两条雪白似玉的大腿用力的夹紧外婆的头,我看见外婆正伸出
舌头一下一下舔舐着妈妈的阴唇。
另一边妈妈的头也被外婆紧紧的夹着,妈妈也伸出舌头,用性感的双唇用力
的吸吮着外婆多汁性感的私处,虽然外婆五十五岁了,但是因为保养的非常好,
长得就像四十多岁的熟女,外婆的性器也不显任何苍老,她们就在我的眼前缠绵
着,互相口交着,最后随着我们彼此的尖叫声,呻吟声,我,妈妈,外婆不约而
同的全身抽搐起来,我们祖孙三代高潮了,就在我这个妓院的家卧室里面。
经过这一次的「教学」,我比之前有所放开,但外婆和妈妈告诉我刚才只是
表演,性这种东西是本能,但是也不可以过度,我们虽然是妓女,但是还是女人,
不要做叫别人瞧不起的事情,在这之后妈妈和外婆从没有在我面前自慰过,就像
她们和我说的,那些都是给我的教学,要我用正常的心态去看。
在此之后,只要我和妈妈或者外婆在门厅里面看店,我想自慰的时候外婆有
时候还问我想不想去厕所里面,我带着一丝脸红的笑着告诉外婆不想,外婆只是
看着我笑笑,什么也没有再说。
不过我一个人看店,我还是会像往常一样溜进厕所,妈妈和外婆在我面前的
时候我还是会盖上毯子,她们知道,我们彼此心照不宣。
我不知道盼晴的妈妈是怎样教她的,但是有一次听两家大人聊天,我听到她
妈妈也教会了她如何自慰,但是我们两个见面的时候谁都没有对彼此说关於家中
长辈怎样叫彼此自慰的事情,我们还是像从前一样逛街,疯跑。如果在马路上看
到我们两个,任何人绝不会想到我们两个是妓女的女儿,他们会认为我们和街上
的任何一个女孩子一样,都是过着大众化的生活,只不过我们相貌非常出众罢了

【完】